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两千三五七章 诡异的玉佩(加更)

作者:道门老九更新时间:
    我将玉佩轻轻解下,和想象中不同,玉佩入手虽然有些凉意,但并没有特别不同。没等我仔细观察,雷老夫人已经对几个黑衣人沉声吩咐道:“赶紧将尸体处理掉,免得留下后患!”

    她的语气有些焦急,仿佛将尸体留下会造成更大的灾难一般。

    我见她虽然上了年纪,但遇到突发事件丝毫不乱,处理起来更是雷厉风行,禁不住有些佩服。和雷老夫人出了房间,她一脸忧愁地说道:“一个月之内出了三条人命,消息只怕很难再封锁,再这样下去,非要惹出大乱子不可。”她看了看我,认真地说道:“张先生,这件事儿就要靠你了,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才行。”

    我把手中的玉佩递到她的面前:“您见过这个吗?”

    雷老夫人一生富贵,什么宝贝没见过?自然不会对从女佣身上取下来的东西在意,只是随便的看了一眼,但眼神却瞬间就变了,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这……它怎么在这里?”

    那神情和样子显然是认得这块玉佩的。

    我急忙问道:“怎么了?”

    雷老夫人好像还有些没缓过神来:“这是我二媳妇生前很喜欢的玉佩,可是已经摔碎了,怎么会……”

    难道这就是雷家二少奶奶在拍卖行买回来的玉佩?

    我拿着玉佩借着月光细细地打量了一阵子,发现玉佩上面果然有几条细痕,像是碎裂后又被什么东西粘回到了一起。

    雷老夫人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一模一样的两块玉佩,或者说……”她似乎慢慢地反应过来:“家里出了这么多的怪事,全都跟这块玉佩有关?”

    她显然很难想象家里出了这么多条人命,始作俑者居然就是一块玉佩。

    因为事发突然,雷老夫人也没了主意,我只好安慰她几句,并保证会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时间内尽快解决此事。雷老夫人这才一脸阴沉的离开了,我拿着玉佩回了房间,才发现搁置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已经有很多个未接电话。

    电话全部来自于初一,时间已经有些晚了,我正犹豫着要不要给他拨回去的时候,他居然又打了过来。

    我急忙接起,只听他冷冷的道:“我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干净了,买了今晚的机票,明天一早就能赶到西安跟你汇合,你那边如何?”

    我把在雷家发现的线索,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初一沉默了片刻:“不要心急,等我到了之后一起对付。”

    我嗯了两声,初一又不放心地交代了我几句,这才挂上了电话。

    经过这一折腾,我更是毫无睡意,干脆拿着玉佩在灯下研究起来。玉佩呈扇形,没有任何花纹纹路,或许是时光久远,已被打磨的光滑无比。玉佩的品质中上,并不是十分罕见的宝玉,而且里面纹路清晰,受损严重,迎着灯光照射的时候会发现里面的裂痕呈现着妖艳的红色。

    难道在雷家翻云覆雨,惹出这么多麻烦的阴物就是它?

    可它平平无奇,甚至一点儿阴气波动都没有,以我处理阴物多年的经验来看,它真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研究了半晌没有结果,我也真是累了,最后倒在床上睡下。第二天我是被一阵雷雨声惊醒的,窗外黑压压的,电闪雷鸣,巨大的雨点像是泼水般砸在玻璃窗上。我揉了揉眼睛,拿起一旁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居然已经是上午九点钟,而初一也发了短信告知我因为天气原因,西安机场关闭,他的飞机晚点,此刻他正在千里之外的某个机场等候通知。

    我把手机扔到一边,却忽然间觉得好像少了什么。

    我仔细的回想了一下,猛然一惊,昨天晚上我一直研究的玉佩居然不见了?我急忙跳下床,仔细的搜寻了一番,却始终没有找到它的影子。

    我打开房门,门外的小梅听到动静,急忙走了过来:“张先生,您醒了。”

    “小梅,昨晚有人来过我的房间吗?”我以为有人趁我睡着后,进入房间拿走了那块玉佩。

    小梅却茫然地摇了摇头:“没有……”

    那么就是玉佩自己消失了?

    小梅见我脸色难看,慌张地问道:“张先生,您没事儿吧?”

    我摇了摇头,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正常一些:“没事。”

    小梅这才笑了笑:“老夫人把家里的人叫了回来,都在客厅里呢。她还嘱咐我说,等你醒了就请你过去一趟。”

    看来昨晚发生的事情还是刺激到了雷老夫人,她把全家人都叫来一定有要事叮嘱。

    我换了套衣服,跟随小梅来到客厅。只见宽敞的客厅中没有一丝声音,几个人影笼罩在黑暗中,闪电猛然劈过,白光骤然映照在每个人不安的脸上,像是诅咒降临,让几个人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颤。

    见我进来,雷老夫人起身相迎,并向房间里的三个人介绍道:“这位是张先生,是九宫山马道长的朋友。”

    而随着雷老夫人的介绍,我的目光也落在了客厅中神色各异的三个人身上。

    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女人,她神色严肃,不苟言笑,看上去非常的沉闷。而坐在她对面的是一个年轻少女,睁着大眼睛一脸的不解,仿佛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气氛如此古怪?壁炉一旁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他正皱着眉毛,看我的眼神里充满了怀疑。

    根据之前收集到的线索,不等雷老夫人介绍,我已经大概猜到了这三个人的身份。

    中年女人是雷老夫人的大儿媳妇,在丈夫车祸身亡之后,她就心如死灰,无悲无喜的活到了今天;而壁炉旁的年轻男人就是她的儿子,自小被雷老夫人送到国外的孙子;年轻少女是孙子的女朋友,因为初来乍到,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雷老夫人的介绍很快印证了我的看法,她继续说道:“家里最近不太平,阿哲,我已经让人订了今天的机票,你马上就回英国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