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燕王杨倓

作者:九孔更新时间:
    石阶上那一群杨府地高手,虽然猜想眼前这老的不能再老的老者是传说中的宗师,但他们都是弘农杨氏培养出来的高手,没有丝毫犹豫化作满天黑影,在同一时间腾空而起,从四面八方。如雄鹰扑杀一般。向着春秋谷主和张天冈扑了过来。

    人影未至,劲风已扑面而来,他们中的大多数把目标对准春秋谷主,只有少部分目标是景田。

    景田有一种感觉,如果是自己面临着如此多的高手同时全力一击,只怕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会当场惨死。

    春秋谷主依然神色漠然,眼神浑浊,只是他右手突然动了,右手宽大的袖子中出现一道刀光,然后一把刀就像是一道电光一般,来到了她那只稳定地右手掌中。

    春秋谷主的刀势并不圆融,甚至显得有些随意。

    面对着杨府最后所有高手的壮烈绝杀,春秋谷主很随意地劈出一也,明明是一刀,但好似是劈向了四面八方,每一个方向都有刀光闪烁。

    这已经是超出世俗的一刀,是宗师境界全力出手的一刀。

    这一刀诡异的同时劈中了这群人中最厉害的八人,这八人都是破功期的高手。八位高手颓然堕地,无声无息,后面落后一步的数十名高手脸色大变中,战意顿时荡然无存。毫不犹豫的转身而走。有的选择护着自家的主子杨玄感离开,有些选择直接逃走。

    景田一直认真地看着春秋谷主的出手,因为这是进入杨府后,他第一次勉强看清春秋谷主的刀。

    “好了,后面交给你们了。”春秋谷主手中的刀又消失了,说完,便自顾往外走去。

    …………

    …………

    半炷香之后,杨家所有人都死了。这其中包括逃出府外的一些人也死了。

    杨府的院落里一片安静,血水变成了被刷的极妥帖的红油漆,上面落着几片新近落下的青青树叶。

    …………

    …………

    从宇文府出来,时间还是上午,王君临先是去了靠山王杨林府上,结果没有什么人,秦琼也离开了,问了几个人,没有人知道秦琼去了何处。

    又去了长孙家,只是和原本历史上一样,长孙晟病逝之后,长孙无忌的舅父高士廉便将妹妹高氏接回家中,并厚待外甥长孙无忌、甥女长孙氏。

    王君临知道,若是历史轨迹不变,高士廉发现李渊次子李世民才华出众,便将甥女长孙氏嫁给他,这就是后来的文德皇后。

    “可惜了,长孙无忌和秦琼这一文一武……”王君临暗忖不已。

    王君临在虫妖、沈光,以及张天冈带领的四百多特战队高手护卫下向邙山而去。

    邙山位于洛阳以北的黄河南岸,属于崤山支脉,延绵三百余里,是洛阳的北方屏障,具有极高的战略价值。

    同时这里也是道教圣地,相传老子曾在邙山炼丹,山上建有上清观以奉祀老子,每逢重阳佳节,上邙山游览者络绎不绝,后来诗人张籍曾诗云:“人居朝市未解愁,请君暂向北邙游。”

    由于邙山风水极佳,自古便有‘生在苏杭,死葬邙山’之说,加之它靠近古都洛阳,因此邙山又是帝王理想中的埋骨处所,‘北邙何累累,高陵有四五。借问谁家坟,皆云汉世主’。

    这里林木森森,苍翠如云,登阜远望,伊洛二川之胜,尽收眼底,傍晚时分,万家灯火,如同天上繁星,顾‘邙山晚眺’又成为洛阳八景之一。

    靠山王杨林和长孙晟的墓地都在邙山之中,都是依山傍水,其中杨林更是位于一处风水极佳的山弯内,一条小河从山弯内潺潺流过。

    大半个时辰后,王君临带着人来到了山湾内,此时已过了中午,但是大冬天的在山间行走,寒风依然刺骨。

    “沈光,老王爷的墓地还有多远?”王君临看着茫茫邙山,随口问道。

    沈光早就前来祭奠过靠山王和长孙晟,所以知道路如何走,他一指前方开阔的林荫道,说道:“王爷,顺着这条道一直向前,大约还有十里就到了。”

    王君临见路旁有一座酒棚,位子颇多,有游人在里面休息吃饭,他便对众人道:“大家先休息一下,喝水吃饭,等会儿再走。”

    众人早已有些饥渴,王君临下了令,众人纷纷下马,牵马向酒棚走去,因为是冬天,酒棚的生意并不太好,掌柜见来了这么多人,连忙亲自带着伙计出来招呼。

    沈光吆喝了一声:“掌柜,把你吃的东西全部搬出来,我们都包了。”

    掌柜连忙命伙计去准备,王君临见一名伙计去搬酒坛子,连忙道:“酒就不要了,给大家上热茶就行了。”

    “这位贵人是来扫墓的吧!”掌柜见王君临不要酒,便猜到了他的来意。

    王君临点点头又问他:“最近扫墓人多吗?”

    “大冬天的能有什么扫墓的。”

    王君临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据他所知,靠山王终生无子,而皇室的人已经被杨广杀的差不多了,就收养了一个秦琼当义子,隋朝的时候还没有宋明时期守墓三年的说法,秦琼在杨林墓旁边住了一个月便离开了。

    这时,林荫道上来了一大群人,准备的说是一大群护卫簇拥着一辆宽大的马车,他们在酒棚边停下,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匆匆从马车中钻了出来,看见王君临,不等旁边护卫扶着,便直接跳了下来,向王君临跑了过来。

    “是皇长孙杨倓。”王君临神色有些复杂,也有些欣慰。

    王君临站了起来,杨倓如今是燕王,亲王之尊,比他这个新封的郡王爵位要高,所以他准备行礼。但是杨倓却跑过来,在王君临面前扑腾一声,直接跪了下去,并红着眼睛,哽咽道:“小侄杨倓拜见叔父。”

    王君临先是一惊,本来是想赶紧将杨倓扶起来的,但见这小子如此卖力的表演,便索性任由其跪了下去,然后才弯腰将其扶起来,感慨道:“原来是燕王殿下,两年多不见,殿下却是长大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