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十三章 暗送无常死不知(二合一)

作者:冬日之阳更新时间:
    高澄这些天修炼的时候,消耗了大量的药材银两,把赵家庄的存银消耗了不少。不过如今有了少华山的财物补充,庄上总算宽裕一些。

    不过接下来收编投靠庄子的近百山贼喽啰还要花费不少,刚收入库房的银子,马上又要哗哗的用出去。

    “少爷,我们的庄子只要一百多个庄客就可以挡住贼寇,何必养这么多人?庄客太多,我们赵家庄就要入不敷出了!”

    等到朱武三个人暂时去庄子上安置,赵管家立即上前,脸上露出苦色劝说起来。

    少爷这段时间刻苦练武,和以前那副纨绔子弟的模样截然不同,这个改变是好的。但不去县城寻花问柳,庄子上的花费反而增多了好几倍。

    赵家庄几十年的积蓄,短短的时间就消耗了几分之一,要是再这样下去,再多的家业也不够少爷挥霍啊。

    高澄呵呵一笑,说道:“赵伯放心,庄子上的情况我都知道!养这么多人自然不是让他们吃干饭的,这些人训练一番,再招揽一些厉害的江湖好手,可以做车行的生意!”

    “车行?少爷,车行、脚行的生意可不好做啊,车脚行背后的势力不少,有很多城内的帮会混混,还有衙门中的人参与。俗话说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这些人都黑透了,我们做这个生意,这些人肯定不会答应!”赵管家连忙说道。

    “这个我也知道。我说的车行生意,不是和县城内的车夫、脚夫抢饭吃,而是针对那些商人,给他们的大宗货物当护卫,延安府最大的山寨是少华山,如今少华山被我们剿灭,其他盘踞小山小寨的山贼,可定不是我赵家庄的对手!”

    “那些商人花一笔小钱,就能让原来少华山的人亲自护送货物,不用担心其他山贼的骚扰。这么一来,那些商人方便,我们也能小赚一笔,何乐而不为呢?”

    高澄说的其实就是明清时期才兴盛起来的镖局。镖局的生意想要做好,需要几个重要条件,一个是能让商人信任的身份,一个是训练有素的人手。除此之外还要能让那些山贼忌惮的名声。

    赵家庄乃是盘踞华阴将近百年的乡绅大户,赵昱身上还有一个赵氏宗亲的身份,有这两方面做保,华阴的商人还是愿意给赵家庄成立的镖局一些信任。

    高澄这次招揽的少华山喽啰,都经过朱武的简单训练,即便是放到大宋禁军之中,也能称得上敢战之士。只要再严格训练,练习一些拳脚枪棒,做个镖局的护卫趟子手绰绰有余。

    在这个时代,城内的大小商铺想要运货,基本上都是自己组织车夫护卫,这种临时招揽的车夫护卫遇到山贼,很容易被击败。

    高澄如果能组建出一个镖局,能保护这些商队的安全,也算是填补了车行的一个空白业务。

    “保护商队,押送货物?”赵管家迟疑一下,这个时代还没有人来做这个生意,他也不知道这个生意能不能做,但听起来似乎很有前景。

    “赵伯,现在四处是山贼,我想要壮大家业,就必须要人手和钱财,把镖行做好,我们就有了向上的底气!你不是和我说过,我们赵家庄是秦王的后代吗,等镖行做好,有了钱财,你就去拜访东京的楚国公。”

    “楚国公乃是秦王嫡系子孙,和我同出一源,我们奉上万贯家财,或许能通过楚国公重新得到朝廷的赐爵呢!”

    高澄既然置换了赵昱的身份,那就要最大限度的利用。如今大宋还没有遭到金国进攻,表面上看起来一副鲜花着锦的样子,攻打西夏连战连胜,四方宾服,想要快速的掌握权柄,最好还是在大宋朝内发展。

    “少爷这个计划……”赵管家也不知道该给出什么建议,不过高澄说的前景很是诱人。

    赵昱的父亲当初就是为了立功得到朝廷的赐爵,这才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前往军中充当文书,可惜辛苦一辈子也没有跟随西军立下什么功劳。

    两人正在商议的时候,一个仆人一脸紧张的走进来禀报道:“少爷,大管家,县尉大人听说我们赵家庄攻破了少华山,带着官兵前来拜访!”

    “县尉?”

    高澄心中微动,瞬间知道这个县尉的打算。这人是打算把少华山的三个头领和山贼喽啰全部带走,用他们的性命来当做功劳升官发财啊。

    “走!我去看看县尉想要干什么!”

    高澄心中明白,面上却不动声色,叫上赵管家朝着外面走去。还没走到外面,高澄就隐约看到外面一个身穿官府的骑马男子带着一群手持腰刀的厢兵。

    “见过县尉大人!”

    高澄和赵管家出来后,对着骑马的男子拱了拱手,华阴县尉留着稀疏的小胡子,身形有些瘦弱,一副文人士子的气息,不过他身边有两个魁梧大汉,实力不弱,大约有一阶巅峰的实力。

    “赵庄主!我听说你们赵家庄剿灭了少华山的山贼,还擒住了三个贼头,是不是真的?”县尉翻身下马,上前一步,淡淡的问道。

    高澄见到县尉的这个态度,脸色微沉,说道:“县尉大人,我赵家庄的确击败了少华山的山贼,但少华山山寨的三个头目实力太强,被擒住之后,竟然趁着庄客不注意跑了,现在也不知道逃到了什么地方!”

    县尉闻言,脸色毫不掩饰的阴沉下来。没有少华山的三个贼头,他怎么报功劳升官发财?

    他当即说道:“赵昱,本官提醒你一句,私藏凶犯是要犯官司的!现在让开,让本官派人把三个贼首拿下,本官可以做主,把悬赏的三千贯赏给你,要是不识趣,就休怪本官不客气!”

    赵管家听到这话顿时有些慌神,目光落在高澄身上使了两个眼色,想让高澄把人交出来。

    “想要搜查我家庄子?县尉大人这是要抄家吗?奉劝县尉大人一句,在下乃是赵氏子孙,没有宗人府和朝廷的诏令,谁敢在我庄子上放肆?”高澄双目冷光一闪,淡淡的说道。

    这个县尉想要拿下朱武三人,高澄要保住这三个降世的星神,双方的矛盾不可调和。所以高澄也不和这厮客气。

    “你……竟敢和本官如此说话!真是反了!左右给我擒下赵昱,把赵家庄的人都给我拿下!”县尉不由的大怒。一挥手就让手下的厢兵和两个班头上前。

    两个班头就是一阶巅峰的魁梧大汉,他们犹豫一下,立即抽出腰刀。

    高澄见状冷哼一声,手指一弹,两道凝练出来的真气就轰在这两个班头身上。金蟾功的真气凝练之后,威力大增,顿时让两人仿佛虾米一样弓着身子连声痛叫。

    唰!

    高澄上前一步,把一个班头的腰刀夺了下来,距离县尉只有短短的三步距离。“县尉,可知匹夫一怒血溅十步的道理?”

    “反了,赵昱你竟然袭击官差,难道真的想要造反不成?”县尉被高澄蕴含煞气的目光一扫,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惊声叫道。

    他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如此胆大妄为,视官吏于无物。袭击官差,如同造反,一想到造反这连个字,县尉顿时心中慌乱。

    如果高澄真的反了,他这条性命可就要丢在赵家庄了。

    赵家庄的庄客、华阴县的厢兵,还有赵管家都被高澄的举动吓了一跳,听到县尉的叫声,纷纷露出震惊无比的表情。尤其是赵管家,心脏沉入了谷底。

    “我赵昱乃是宗室子弟,何来造反之说?县尉怕不是失心疯了?要知道,污蔑他人造反可是要流放三千里的,尤其是污蔑宗室子弟,更是罪加一等!”

    高澄注意到其他人的表情,心中微动,看来赵氏在这些人心中还有很有威望,日后四大寇起事,也没有让大宋倾覆。

    可惜解决了四大寇之后,比江湖绿林凶恶十倍的金国骑兵踏碎黄河,两次攻打东京,以蛮横强大的力量,强行推平了北宋。

    听到高澄这么说,县尉这才稍稍放心。僵硬的脸上强行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赵庄主是宗室子弟,既然亲口说三个贼首逃了,那想必真有此事,是本官莽撞了!”

    “所有人退下!返回县府!”

    县尉强笑一声,升官发财的念头,到底比不上近在咫尺的危险。他在心中无比的怨毒,但脸上没有露出分毫,试探性的后退几步,看到高澄没有上前动手,连忙招呼手下抬上两个班头。

    “赵庄主,今天都是误会,改日本官在醉香楼设宴赔罪!”

    本来高澄没有动作,但听到县尉这一句话,顿时眉头微动,他绝对不信一个刚刚遭受羞辱威胁的官吏,居然如此的大度,还主动的想要赔罪。

    礼下于人必有所图谋,县尉现在表现的越是无害,等回到县城他的反噬报复也就越重。

    “打蛇不死必受其害!”

    高澄心中暗道,手指微微一动,暗自运转当年在射雕倚天世界中得到的九阴摧心掌的技巧,放出一道无声无息的真气。

    真气瞬间越过虚空,没入了县尉的身躯,潜伏在他的心脉之中,只要他情绪一激动,这一丝暗劲就会爆发,让他心脉断绝而死。

    高澄的动作十分细微,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县尉也只是感觉身上微微一凉,没有怎么注意,加快脚步带人撤走。

    “少爷,县尉主管华阴的刑狱,我们把他得罪的这么狠,怕是要被他报复啊!”赵管家十分担心的低声说道。

    高澄摆摆手,说道:“赵伯不必担心,一切有我!”

    等到华阴县的厢兵县尉全部离开后,高澄转身进入院子,三个身影从一旁闪出,正是朱武、陈达、杨春三人。

    这三个人一脸感激莫名的样子,扑通跪倒在地,拜道:“我等兄弟多谢哥哥庇护,大恩大德难以为报,以后哥哥有所差遣,我们必然效死!”

    高澄哈哈一笑,当即上前把朱武三人扶了起来,说道:“我最敬重的就是义气深重的好汉,三位既然来到我的庄子上,我就一定负责到底!三位不必和我客气!”

    朱武和两个兄弟对视一眼,再次下拜,他们刚才看到高澄为了保护三人,不惜和县尉动手,心中都感激莫名,下定决心,以后就投靠赵家庄,为赵家哥哥效力。

    高澄注意到三人的神色,心中暗喜。他刚才就注意到三个人在后面隐藏,这一番动作下来,绝对能收服三人的忠心。

    有了朱武、陈达三人的全心投靠,高澄顿时有了得力的助手。本来还在计划中的镖局,也在朱武三人的忙碌努力下开始运转。

    朱武号称神机军师,最擅长的是排兵布阵,智谋过人。如今代替高澄成为镖局计划的执行者,把各种杂事梳理的井井有条。

    陈达、杨春改头换面,被高澄任命为头领,跟着陈洪在庄子上训练,准备把投靠的青壮和山贼全部编练成镖局的趟子手。

    ……

    华阴城,县尉院内。

    砰!一声脆响,茶壶茶碗全部被县尉狠狠的砸在地上,他面色涨红,一脸的愤怒,咬牙说道:“区区一个草民,竟然敢和我这个县尉动手!如此心性,要是本官不理,过些时日华阴县岂不是要再出一个强梁?”

    “赵昱!嘿嘿,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宗室子弟,可惜你这个宗室是太祖一系的人,当年你祖宗秦王赵德芳都死的不明不白,更何况你这个宗室旁支!”

    县尉脸色狰狞,双目露出杀机,“你私藏大贼,训练庄客,必然是准备造反,本官这就上奏朝廷,把你整个庄子给铲平!”

    县尉越说越是激动,右手在做纸上一扫,把杂物扫落在地,然后提起毛笔,准备写奏章,不过他刚握起笔杆,心脏就猛地一颤,脸色猛的一白,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砰!县尉踉跄扑倒在地。渐渐的没了气息。

    好大一会儿,外面的仆人听不到书房内的动静,试探性的伸了半个脑袋,顿时看到地上横躺着的县尉。

    啊!一声尖叫声在县尉院内响起……

    “少爷,据说县尉在回城不久,就在家中吐血而亡,县内有人传播流言,说县尉是被您活生生的气死的!”

    这一日,赵管家来到校场,等到高澄演练一套拳法结束后,上前低声说道,在说话的时候,他神色有异,不经意的观察高澄的表情。

    高澄眉头一皱,说道:“县尉死了?他死了和我有什么关系!不过,县尉这一死,我们赵家庄倒是少了很多麻烦,也怪不得会有这样的流言!”

    难道不是少爷派人杀了县尉?

    赵管家听到这话,心中微微松了口气,连忙笑道:“少爷说的不错,县尉死的倒是巧,县令大人派仵作验尸,据说县尉是的了心绞痛,气大伤身,这才吐血而死!”

    高澄从一个仆人手中接过汗巾擦了擦手,然后淡淡说道:“县尉的事情和我们无关,不要再提他了。对了赵伯,我让朱武建立镖局,他现在做的怎么样了?”

    赵管家顿时露出赞叹之色,说道:“少爷眼光真是不错,朱武做事的能力胜我十倍,不到五天时间,他就把镖局的架子搭了起来,陈教头训练的护卫,也初显成效。”

    “只要少爷下令,镖局很快就能承接那些商户的押运生意!”

    高澄道:“好!以后朱武、杨春主管镖局的事情,赵伯你来管理账目,我这几天准备去延安府一趟,让陈达和我一起走!”

    赵管家连连点头。表示自己一定不负所托。至于镖局开起来之后的生意,他已经联络好了以前结交的一些商铺。只要镖局建好就能开始运转。

    “算算时间,鲁达这时候还在延安府担任提辖,这是结交对方的好机会,要是错过对方,再想和他认识,就要去东京的大相国寺了!”

    高澄心中念头转动。鲁达可是水浒世界的顶级高手,在梁山一百零八个头领当中,排行第十三,真正的实力绝对在前五。

    不过这样的顶级高手,如今却只担任一个小小的提辖官,不得不说如今北宋的官吏体系真是烂透了。由于唐末五代武夫横行的历史遗留问题,实力越强的好汉,越是遭到朝廷的猜忌。

    能在北宋军中混出头的,也就西军几个将门世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