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1125章 这次真结束了(万更求订阅)

作者:老鹰吃小鸡更新时间:
    “暂且住手!”

    鸿宇大吼!

    可谁管他。

    老张只知道一点,现在进来的没一个好东西就对了。

    反正不会杀错人,人族无天王了。

    “杀!”

    张涛暴喝一声,书籍呈现,直接将后来的秦云一起困了进去。

    此刻,秦云是呆滞的。

    好多天王!

    三个!

    哪来的这么多天王?

    一个都不认识!

    “该死!”

    秦云怒骂一声,脸色惨白,很快恢复过来,还好,自己这边还有一位天王,要不然,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虽然不认识,不熟悉,可这没关系。

    埋伏的两位天王自己不认识,大概是人族的。

    他现在极其庆幸,外面居然还有一位天王也闯了进来,不然今天死定了。

    刚庆幸着……

    鸿宇掉头就是一掌拍来,喝道:“误会,我非人族敌人!此人才是!”

    他一掌拍的秦云胸口炸裂,急忙道:“别动手!”

    此刻的鸿宇,那是真的郁闷。

    哪还有丝毫淡然可言!

    而这时候,镇天王忽然看了一眼他,微微有些异样,忽然道:“小子,别管他,快点,其他人要来了,先杀了这圣人!”

    张涛虽然不解,可杀天王真的不是简单的事。

    李老鬼既然这么说了,那就先罢休!

    于是,秦云呆滞了。

    惊恐了!

    三位天王!

    “不要,我是……”

    “是你大爷!”

    老张可是知道,方平要送圣人进来的,就是这家伙了,杀了再说。

    他和镇天王出手,此刻,其他人已经感应到了。

    一道道气机升起,朝这边赶来。

    那些人还以为这俩家伙要先跑了,此刻哪会让他们离开。

    三位天王级强者,镇天王还是天王中的强者。

    这时候也是一掌拍出,直接打出了七瓣黑色莲花!

    破七!

    秦云面如死灰,这一刻,连撕裂空间的心思都没了。

    破七的天王!

    他只是圣人,还是没恢复的圣人,遇到了破六的天王都玄,当然,未必会死。

    可遇到了破七的天王……直接死了算了。

    关键的关键,还不是一位天王啊!

    “哈哈哈……”

    秦云笑的苦涩,感觉自己特别无辜。

    我怎么了?

    我不就是霸占了水力神岛吗?

    就为这,三大天王要杀他?

    他都想不通了!

    力无奇靠山这么硬的吗?

    水力当年被苍猫和天狗差点炖了,也没见有几位天王出头的。

    结果自己连它后裔都招惹不起了?

    秦云觉得自己很无辜!

    老张几人却是不在乎,和方平一个心思,古武者……杀了不会错,哪怕灵皇这些皇者一脉的,杀了也就杀了!

    这些古武者,谁对人族没敌意?

    不提那些皇者,想证道皇者的,没一个对人族是有善意的。

    因为人族在他们看来,就是证道的关键!

    杀了谁都不冤枉!

    三人出手,何其强大,哪怕鸿宇此刻不再出手,迅速避开,秦云也无法阻挡。

    当然,没办法阻挡,没办法逃离,秦云还是有些不甘心,此刻也感应到了远方的天王气息,陡然暴吼道:“人王方平,斩人皇一脉圣人九玄,斩地皇一脉圣人天贵,实力……今日证道真神!”

    此话一出,瞬间天地黑暗!

    惊涛骇浪!

    远方,坤王迅速撕裂虚空,此刻,这位天王脸色剧变,证道真神?

    才证道真神屠杀二圣!

    他要出去,要杀人!

    杀方平!

    结果他还没赶到,鸿宇脸色微变,忽然撕裂虚空离开了此地。

    老张看向镇天王,镇天王微微摇头,接着也大喝道:“鸿宇,你去哪?鸿坤杀你,老夫助你!”

    那边,撕裂了空间的鸿宇,再也淡定不了了。

    心中狂骂!

    这是李镇吧?

    怎么这么无耻!

    好端端的,你提我名字做什么!

    今天也是倒了血霉了,怎么就现在进来了?

    怎么就遇到这几位了!

    他以为自己进来了,悄无声息的,没有任何人会发现,哪知道外面堵着人呢。

    这就算了,他身份神秘,认识他的人其实不多。

    可这不包括镇天王!

    这一刻,坤王忽然不再朝这边赶,而是迅速撕裂虚空,朝鸿宇遁走的方向追去。

    那边,月灵呆滞了一下,凄厉吼道:“鸿宇?李宣泄,他是鸿宇?”

    她没感应到熟悉的气息!

    “是他!”

    镇天王唯恐天下不乱,大吼道:“鸿坤要杀他,鸿宇窃取了地皇大道,冒充地皇,此刻正在吸收地皇大道,诸位,该怎么办……老夫也不知道了!”

    他也不提说杀鸿宇,免得月灵发疯找他。

    可是……他这话一出,其他天王陡然都疯狂了!

    什么?

    地皇大道?

    冒充地皇?

    什么意思?

    乾王暴喝道:“可是当真?”

    “当然,不然鸿坤能和他翻脸吗?快追……这兄弟俩都是破八的至强者!”

    乾王这些人脸都变了!

    什么意思,当年的地皇分身是鸿宇,不可能!

    怎么可能!

    尽管不懂,不明白,有些糊涂,可这一刻,谁还在乎。

    找鸿宇去!

    天王们纷纷朝那边追去,什么方平,什么秦云,什么镇天王……谁在乎!

    鸿宇吸收了地皇大道?

    不管了,先追上去再说!

    月灵早就破空追去了,速度奇快无比,天极不想去的,他想去镇天王那边看看热闹,可月灵不断催促,让他助战。

    天极很无奈!

    老子不想在这待着了,就想出去,这边好危险。

    人人都欺负他!

    不过……外面也好危险,人王方平,刚证道屠圣了,他觉得自己出去了,可能也危险。

    这天底下,就没一处安全的地方。

    “父皇……您在哪啊!”

    天极心中悲戚,追吧,跟着月灵混,好歹还有个照应,现在天王都难混了。

    他们跑了,那边,黎渚也撕裂了虚空,欲言又止,接着无奈摇头!

    这时候该联手出去啊!

    打破困天铃,一起出去啊!

    出去击杀方平啊!

    结果这些家伙,疯了吧!

    李镇一句话,这些人都疯了似的,也没一个人说走了。

    黎渚叹气,天意不可违!

    谁能知道,今日鸿宇居然进来了,他都想骂人了,鸿宇早不进来,晚不进来,现在进来干吗?

    进来就进来了,弄的动静这么大,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进来了?

    而被追杀的鸿宇,此刻比他还郁闷。

    他不想的!

    他真的不想闹出这么大动静的,要不然,他也不会趁着苍猫放人进来,他才进来。

    他进来,就是想看看故人,偷偷的看看。

    他气息都变了!

    他自己都说不出自己到底是谁了,哪知道李镇眼力毒,一下子认出了他,这下子,鸿宇想死的心也有了。

    人族……人族真的没一个好东西啊!

    不对,李镇这家伙在人族待了这么多年,恐怕就是他引导的,把人族带成什么样了!

    ……

    走了,都走了。

    秦云呆滞了。

    怎么了?

    你们出去杀方平啊!

    真神杀圣人啊,多大的事,你们就没危机感吗?

    一个个的,追杀鸿宇干嘛?

    关键的关键,你们怎么知道这家伙说的是真的?

    而此刻,张涛和镇天王的攻击已至。

    张涛冷笑一声,不屑道:“凭你也配祸水东引,老子玩这套的时候,你还……没复苏呢!”

    他想说没出生,一想,老古董了,那话不能用。

    秦云想祸水东引,轻而易举地被镇天王化解了!

    老张也有些庆幸道:“刚刚那个就是鸿宇?这次多亏他了,来的真巧!”

    不是鸿宇当了挡箭牌,秦云的这番话,也许真会引起那些天王暴动,强行打破困天铃,闯出去。

    现在好了,危机没了。

    天王们都跑了!

    老张感谢鸿宇,镇天王也微微点头,鸿宇来的真巧,这家伙简直就是送上门的靶子,这下好了,接下来这边要热闹了!

    两人闲谈间,一朵七瓣莲花和一朵六瓣莲花,轻轻拂过秦云。

    秦云逃生的机会都没!

    在呆滞,绝望中,眼睁睁地看着莲花将自己覆盖,金身瞬间泯灭,精神力也是瞬间消失。

    非但如此,连本源世界都被切割了!

    静悄悄的,无声无息的,秦云彻底消失了。

    消失了一会,天地之间,一阵波动。

    一条大道再现!

    瞬间崩断!

    今日,第三位圣人死的更快,一个比一个快,九玄死的算快了,可秦云陨落的更快。

    他太倒霉了!

    两位强者对他出手,连个阻拦的都没,到哪说理去。

    直到此刻,老张和镇天王对视一眼,二话不说,迅速抓起田牧离开此地。

    再不走,这些家伙回来了怎么办。

    ……

    与此同时。

    一处黑暗之地。

    战王看着李振,半晌才道:“刚刚我们幻听了,对不对?”

    李振郑重点头,是的!

    你没说错!

    幻听了!

    有人故意坑害方平,可恨!

    什么杀俩圣人,谁信啊?

    这谁心太黑了,这么坑方平,好意思吗?

    说着话,李振想了想道:“这人胡说八道,不过……蒋老祖,我决定单独出去猎杀帝尊,你别和我一起了!”

    战王瞥了他一眼,你嘴上说不信,干嘛这么激动?

    要一个人出去了?

    怕出去了,自己丢人现眼?

    老夫也不想和你一起!

    战王轻咳一声道:“好,那就分道扬镳!你去干你的,老夫也要去练练手!方平毕竟成了绝巅,我们也不能进步太慢,是吧?”

    只承认方平绝巅了,绝不承认他屠圣了,还是俩!

    两人心中都暗骂一声,外界的圣人太废物了!

    不过……废物也好。

    李振边走边道:“我们出去应该也能屠圣,一群刚复苏的圣人,绝对没帝级强!”

    “不错,我们出去,一拳打死一个,难度不大!”

    战王赞同,你没说错。

    两人已经渐行渐远,李振和战王同时回头,忽然都笑了。

    李振摇头道:“人王……我现在明白张涛为何是人王,而我……不是了!他自己比我强,看人也比我强,我看好的李长生,若不是方平,也许现在八品都不是……”

    “蒋老祖,我走了,这次不说斩圣,斩个帝级还是要有的,要不然……没脸回去了!”

    战王讪讪道:“走吧走吧!老子也没脸了,一个成了天王,一个斩了圣人,你这小时候在老子面前穿开裆裤的家伙,都比我早证帝……我去找老沈他们!”

    他也走了。

    先去找沈浩天他们!

    告诉他们,老子是帝级,你们才绝巅,丢人不丢人?

    大家一起复苏的,一起修炼的,你们怎么就是绝巅呢?

    太丢人了!

    这俩都走了,这次都带着不斩帝不回归的心思走的。

    方平强大,他们很高兴。

    可太强大了,那股失落感,还是充斥着所有人的脑海。

    他们可是真的眼睁睁地看着方平一步步超越他们!

    老张还好点,自己也成了天王了,方平短时间恐怕难以超越。

    可他们不行啊!

    这一刻,这些人族强者,是兴奋中也带着无限的渴望,我也要变强!

    ……

    天黑了。

    漆黑。

    血雨还在倾倒。

    方平看着天空,喃喃道:“奇怪了,秦云进去就死了?谁下这么毒的手,圣人说杀就杀,难道是坤王?”

    “……”

    众人都退后了一步,

    此刻,众人心寒。

    秦云死了!

    前后不超过10秒钟!

    这位圣人强者,进入假天坟就死了。

    之前还准备强闯的几位圣人,此刻都是惊惧后怕,幸好,幸好有人强闯,他们没敢继续进入,要不然……也许他们也要步秦云后尘!

    此刻,他们看向方平,有警惕,有畏惧!

    这要不是方平安排的,他们自己撞死!

    这家伙好狠!

    好毒!

    小小年纪,算计这么深,从哪学的?

    他能证道,都已经超乎想象了,这些年,他还有时间去考虑那些阴谋诡计的事吗?

    方平一脸无辜道:“诸位,真的是误会!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我知道了,肯定是后来的那家伙下了毒手!”

    方平了然,“是他!鸿宇!地皇一脉,真够狠的!”

    他说鸿宇,人群中,有几人变色。

    这下子,彩蝶几人忽然远离了天剑这群人。

    是鸿宇吗?

    没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可后来的那位,明显是天王强者。

    这和方平之前说的对上了!

    鸿宇在暗中潜伏!

    而且和秦云一起进入,瞬间,秦云陨落。

    他们怀疑方平的同时,也忍不住去想,也有可能是鸿宇下的毒手,毕竟鸿宇是最有可能下手的天王,他就在后面跟着!

    这一刻,连天剑几人都不确定了。

    鸿宇干的?

    冤枉方平了?

    而方平,一脸的无辜,毫无负罪感,鸿宇说起来,还帮过他。

    可方平总觉得,这家伙有些算计。

    秦凤青和他在一起,他就觉得鸿宇不是那么纯良。

    现在也好,甩锅鸿宇,反正这些人也不知道内幕。

    方平叹息道:“今天死了三位圣人了,诸位,还要继续吗?这么死下去,一天死三个,百来位圣人全部复苏了,也就一个月的量,数万年的积累,一个月打完了,不好吧?”

    “……”

    众人心中怒骂,你有脸说这话吗?

    方平抻了个懒腰,笑道:“不打的话,那就散了吧!说实话,现在打生打死的干嘛?杀了我,对你们有好处吗?

    我杀了你们,其实也没什么好处,没太大作用。

    皇者大道又没出现,天王还在憋着,现在我们干的起劲,到最后我们死光了,便宜了谁?”

    方平苦口婆心道:“诸位,活到现在不容易!别成天打打杀杀了,你们都没恢复巅峰战力,现在死了,亏不亏?”

    “你们看看,一下死了仨,都还是半吊子圣人,实力都没巅峰,死的特别快……”

    方平叹息道:“算了算了,散了吧!天剑,你们几位呢,好好去恢复。别想太多了。还有,等我和风云圣人他们散了,你们也别想着逐个击破了……明摆着没希望的事,你们又不是我,可以隐藏气息。

    个别人动手,杀不了圣人。

    一起出动,气息遮掩不住的。

    圣人令是可以,可有了防备,照样可以察觉到的。

    我呢,说这些,就是告诉你们,别浪费时间了,大家给彼此一点时间,我去证道帝级,你们去恢复实力,现在你打我,我打你,没必要。”

    方平如同家长一般,交代着众人,笑道:“真的,别浪费时间了!还是等那些天王出来了,咱们再说好不好?该闭关的都闭关去吧,我也不潜伏暗杀你们,大家都好。”

    “……”

    见他们脸色漆黑,都不说话,方平笑道:“我也是给你们机会,你们想想,还有人没复苏呢!现在其他几位皇者一脉,势力微弱,这样合适吗?

    你们打死了,后来者复苏,捡了个大便宜,你们会高兴吗?

    要打就等所有人都活了,那再打嘛!”

    方平教训儿子似的,教训天剑几人道:“你们别胡闹!各方势力就你们最复杂,你们追随地皇,地皇什么情况,你们知道吗?

    他俩儿子都翻脸了,搞不好还有内幕在其中,杀到最后,你们发现,咱们其实是一伙的,死了亏心不亏心?”

    天剑深深看了他一眼,二话不说,破空就走!

    其他人见状,也不再言语,纷纷离开。

    没法再战了!

    今日这一战,他们也觉得憋屈,而且还很莫名!

    先是铸神使三道分身出现,接着是人间又冒出一个圣人蒋昊。

    然后是方平证道!

    接着是天贵被他打死了。

    总之,复杂的他们也觉得,今天再战下去,真的有些没必要了。

    他们走了,彩蝶几人对视一眼,也不说话,纷纷破空遁离了此地。

    一天死了三位圣人,他们也胆寒了。

    方平很危险!

    天剑一方也很危险!

    此刻,他们需要助力。

    要等各脉强者复苏才行!

    现在要蛰伏,要恢复实力,不能再战了。

    风云道人见状,也笑道:“那老夫先走了……”

    说着,忽然道:“地邢呢?”

    ……

    地邢呢?

    海底深处。

    地邢和明廷道人,两人此刻和那位帝级妖兽,杀的精疲力尽。

    两人一妖,对视半天,你看我,我看你。

    不知道过了多久,明廷受不了了,开口道:“还打吗?他们好像都遗忘了我们了,圣人都死了好几尊了,还要继续吗?”

    “……”

    “散了吧!”

    地邢说了一句,有些悲伤,我们三位帝级在海底深处打的天翻地覆,结果那些家伙都跑了。

    还打什么!

    方平证道了,也不说干掉这头妖兽,好像忘了他们,他都快气炸了。

    那头鲸鱼妖兽也开口道:“你我只是受人之命,没必要再战下去了,再不离开,无论哪方赢了,记起了我们,我们必有一方陨落!

    二位……”

    两人一妖,再次对视一眼,也不废话,迅速各自离开。

    今天这一战,打的他们也眼花缭乱。

    原以为方平危险无比!

    哪知道,最终方平屠圣了!

    今日,圣人都死了三尊,还打下去,他们死了都不值,别人会议论圣人死亡,他们也许连死亡名单都落不到,帝级死了,没人在意,那就真的死的憋屈了!

    ……

    天地安静了。

    除了血雨还在继续。

    三尊圣人陨落,这场血雨显然不会那么快结束了。

    真神死了一尊,李长生杀的。

    帝级没人死亡。

    反倒是最强的圣人,今日死的最多,也是出乎所有人预料。

    ……

    而此刻,告别了雨薇和风云的方平,淡定从容地往地球通道飞。

    看起来淡然,实际上,方平已经疲惫的想倒头就睡。

    足足十位圣人对他们出手!

    若不是自己证道成功,今日也许就是人类的覆灭日。

    哪有那么轻松!

    太累了!

    累的他都想现在睡一觉。

    他累,苍猫也累,李长生和吴奎山也很累,没一个轻松的。

    通道口。

    蒋昊看了一眼方平,什么都没说,看了一会,自顾自地离开了。

    今日之战,出乎所有人意料。

    他也完全没料到,最终会是以这样的结局落幕。

    人族和地窟损失都不算大,倒霉的是南皇和人皇一脉,居然有圣人陨落了,这点谁能想到?

    而且鸿宇进了假天坟,此刻,蒋昊也需要好好思量一番可能会导致的变故。

    方平也不管他,这时候的方平,看着通道,脸上露出了笑容!

    回来了!

    又一次回来了!

    每次离开地球,他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回来,就如今日,若是风云他们出手,自己还能活着回来吗?

    “赌运气……赌了三年了!希望下次是把握十足的出征,把握十足的回归!”

    方平呢喃一声,自己总算有独当一面的能力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