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604章 文人相轻

作者:余人更新时间:
    “原来冼文是红旗帮的人呀!”虎妞似乎是唯恐天下不乱,仰着脸蛋认真地提议道:“哥,我们像铲除蓝旗帮那样,用火炮将红旗帮那些大坏蛋灭了吧!”

    林晧然无奈地望着这个野丫头,还真怕她又捅出什么篓子,当即板着脸训道:“你知道人家有多少船和人吗?咱要灭人家?人家灭咱还差不多!”

    虽然有些夸张的成分,但亦算不上是危言耸听。

    跟着先前的蓝旗帮并不同,这红旗帮盘常年踞于东京湾,且来去无踪,又极善于海战,根本不是现在的雷州卫有能力歼灭的。

    最为重要的是,他并不喜欢做吃力不得利的事情,需要仔细地权衡着利益得失,而不能像虎妞这傻丫头光凭着满腔热血做事。

    “哥,我现在是海俚族的长老了!要是你真要灭红旗帮的话,我可以帮你说服他们,让他们派些人帮你哦!”虎妞的眼睛明亮透彻,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是海俚族的长老?这怎么可能!”

    林晧然听到这话,惊讶地瞪着眼望着她道。要不是出于对这个野丫头性情的了解,他绝对怀疑她是在撒谎,这件事处处透露着荒谬。

    对于这个海俚族,他早就有所了解,是一个极其团结又相当排外的土族。特别是对于占领他们土地的汉族,更是充满着敌意。

    但是如今,这海俚族不仅接纳了这个野丫头,还让这野丫头担任长老,这让他如何能够相信呢?

    “怎么不可能呀?你问问他们,我都从不骗人的!”虎妞扭头指着冼二,显得有些不快地脆声道。

    冼二眼神亦是复杂,但很肯定地点头道:“是的,虎妞已经是我们族的新长老,这是由我们上一任长老亲自指定的!”

    林晧然先是打量着冼二,再打量着这个小丫头,然后掐了掐自己的大腿,这才确定并不是在做梦。他一向觉得虎妞胡闹,但发现这个海俚族更胡闹,竟然让一个外族的小女孩来做他们的头目。

    很快地,他了解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虽然还是不敢相信,但亦是能选择这个结果,毕竟自家的丫头命好倒是真的。

    “虎妞是他们的长老了?”

    段大陆等人听到这个消息,亦是大为惊讶。

    只是看着虎妞的就职仪式顺利进行,所有的质疑都化为乌有。大家都知道这个向来独来独往的土族多了一个长老,而这个长老正是府尊大人那个喜欢惹事的妹妹虎妞。

    不过,事情很快就出了意外,虎妞却突然要摞挑子不干了。

    “要我天天呆在这里,那我不是得闷死呀?”虎妞听到要她要常年呆在海俚族的时候,指着自己的鼻子瞪着眼愤愤地道。

    “这是我们海俚族的传统,历任长老都要如此!”水洞主急忙解释缘由。

    “那我不当这个长老了!”虎妞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当即就做出了抉择。

    “你先别发火,我们商量一下!”火洞主看着虎妞脸色不对,当即拉着水洞主和稀泥道。

    七位洞主聚到一起,商量着解决的办法。

    “海俚族的传统不能废!”

    “只是她真不当这个长老怎么办?”

    “我们找其他人去!”

    “别说这个负气的话了,我们海俚族扎腾不起!”

    “这事还是别强求了!哪怕虎妞同意留在这里,府尊大人会允许她长期留下来吗?”

    ……

    经过一番讨论,几位洞主最终不得不做出让步,对着虎妞进行了妥协。只是出于虎妞人身安全的考虑,不仅将小灰安排在她身边,还给她配备了四个最厉害的侍卫。

    眨眼间,二月来临。

    经过寒冬的考验,北国的柳条已经爆出嫩黄的新芽,那一座雄伟的古城失去了白色雪花的踪迹,呈现着灰色格调的街道之美。

    在那些街道之中,却是少不得酒楼,而这酒楼的主要顾客却是出手阔绰的士子。今年又是大比之年,天下的举子又汇聚于此,相聚高谈阔论早已经是常态。

    一个年轻英俊的士子头戴四言平定巾,身穿着青色儒衫,唇红齿白,双眸如星,正轻步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几名意气风发的书生。

    “广东解元江月白!”

    对面的两楼大堂突然传来了桌椅移动的声响,一众举子朝着江月白望来,眼睛显得一片雪亮,仿佛看到了偶像一般。

    在这届会试的举人之中,江月白虽然来得比较迟,但他那篇关于盐政的文章见于《谈古论今》,并得到了当朝次辅徐阶的称赞,一时是风光无二。

    得益于他是广东解元,又得益于他跟林晧然师出同门,却是成为了本届会试会元的热门人选之一。

    “月白兄,你的才名在整个京城,怕是无人不知了吧!”跟着他并行的一名南直隶的举子望着那边的动静,显得恭维地笑道。

    江月白脸上保持着淡淡的微笑,显得是荣辱不惊,却是没有朝那边瞧上一眼,继续向前潇洒地迈步。

    从小到大,他在家得到父母的宠爱,在学院得到师长的称颂,而在外更是受到同龄人的追捧,早已经过惯了众星捧月的生活。

    如今面对着这些举人的反应,却没有什么受宠若惊,只有习以为常。

    “装什么蒜!人家林文魁去年跟我等一同赴考,虽是不喜欢参加文会,但见到我等同考都是客气见礼!如今某人不过是有一篇文章见刊,就如此目中无人,当真是给林文魁提鞋都不配!”

    却是这时,一个年老的举子在大堂当众数落道。

    此言一出,大堂当即哗然。

    虽然这个年老的考生没有指名道姓,但无疑是在指责于江月白,借助林文魁昔日的有礼进而数落于江月白的傲慢。

    咳!

    旁边的书生轻咳了一声,却没有回击那名年老的举子,而是暗暗地扯着江月白的衣袖。

    这文人相轻古来有之。若林晧然今日这般举动,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江月白还不够“格”。现今大家的地位其实相差不了太多,江月白确实不能表现得太傲慢,特别对方提起了林晧然,那就要参照林晧然的“标准”行事。

    亦是如此,他好意地提醒着江月白,让他先是装一装孙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