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长白山下 第1275章 如狼似虎

作者:木子蓝色更新时间:
    勃达岭山口,是天山南脉的东段山口,一个很重要的山口。山口南北走向,宽约十丈,两侧山峰耸立,南坡陡,北坡缓,地势险峻,一到冬天,山口积雪极深,风且大。

    不过四季皆可通行,故此山口十分重要。

    当初龟兹为了争夺此城,也是在此数度用兵,后来才占据此山口,并在平缓的北坡建立了顿多城,屯兵驻扎,同时常年派王室成员统兵驻守。

    “立即烽燧讯号召集各巡逻队,我要拿下这个胆大狂妄的龟兹王子。”许和尚拍着桌子道。

    “许指挥使,是否向铁门关的刘都指挥使汇报请示?”营司马问。

    “等来回汇报请示完,屯多城的那罪魁早就已经察觉,甚至跑了。没这么多时间,先动手,把人抓回来再说。”

    铁门关在焉耆之西,是天山南麓和昆仑山北坡交汇的交通要冲,丝绸之路中段的必经之地。

    扼孔雀河上游陡峭峡谷的出口,是天山南北交通的天险要冲咽喉,号为二十六名关之一。此处驻守的正是许和尚他们这一营的上级团部。

    夜半三更。

    俱毗罗城的烽火台上,却燃起了烽火,急召各巡逻队回城。

    沿线诸烽堡、驿站还有一些绿州小城、屯田村庄,都为这烽火惊动。

    “这是出什么大事了?”

    “莫不是龟兹国造反了?”

    一位白发老者坐在屋顶,看着那烽火叹气,“烽烟四起,战火燃起,这西域也不太平啊。”

    “西域又何时太平过呢,就说这龟兹国,王治伊逻卢城,去长安七千四百八十里。汉代时,户不过六千九百七十,口八万一千余,胜兵两万余。”

    “其南与精绝、东南与且末、西南与杅弥、北与乌孙、西与姑墨接。能铸冶,有铅。可是如今,当年与他交接的国家又还有几个在?”

    “汉朝时,龟兹国最为繁华,两汉对丝路的开辟和保护,让身为沙漠绿洲的龟兹小国得到了莫大的发展,到了三国时期,龟兹陆续兼并了姑墨、温宿、尉头等小国。”

    从汉到魏,再到西晋,龟兹一直向中原称臣。

    到柔然称雄草原时,龟兹被柔然吞并,后柔然衰弱,龟兹得以复国,再向北魏进贡称臣。可此后,厌达崛起西域,龟兹又隶属厌达。

    再后来,突厥崛起,龟兹又臣属于西突厥汗国,甚至后来王统还被西突厥贵族给篡夺。

    “严格说起来,如今的龟兹早不是当年的龟兹了,现在的龟兹,是突厥人为王和大臣,军队也多是突厥人了。”

    “哎,看来这终究还是有突厥人不肯服气大秦的对西域的统治啊。”

    “老师,咱们这一次出来,西域诸国也都转了一圈了,还到了天竺、波斯、拂林,也该回去了,转了这一大圈啊,还是咱们中原好,其它地方都差远了。”

    “也是,不论是号称波斯第二帝国的萨珊王朝,还是号称罗马帝国的拂林,确实还太野蛮落后了,更别说野蛮的法兰克,算了,明日一早,咱们就上路回中原吧。”

    “老师,这次回去,你还不肯入朝为官吗?”

    “呵呵,你淳风师叔几次替皇帝邀请我入朝为官,可我为何屡屡拒绝,你可知道?”

    年轻人摇摇头,他不明白师父袁天罡的名字那么响亮,为何却不肯受召入朝,甚至还以云游泰西为名,一走就是这么久。

    “你还年轻,皇帝的官可并不是那么好当的,真接受了这官职啊,就等于是套上了枷锁,以后可就再当不了闲云野鹤了。”

    ·······

    天明。

    俱毗罗城,除了萧劲的那支巡逻队,其余六支在外的巡逻队全都回来了,加上城里的那三支,九支巡逻队,共四五百五十人,俱来听令。

    许和尚没有多说废话,直接下达命令,要前往顿多城,擒拿龟兹王子回来问罪。

    巡逻队员更是没有丝毫犹豫。

    队伍迅速开拔,俱毗罗城中的许多军人的父兄子弟,还有屯田的青壮百姓,还有一些城傍的胡人,都纷纷请求随军效力。

    每一座大秦的城池附近,都有不少来投附的胡人部落,多是一些小部落,或因争斗失败,或以在原地方立不下足,于是跑来归附,被安置于附近,然后落籍归秦,授予田地,交纳税赋,被称为城傍藩子。

    许和尚对这些请求出战的人都来而不拒,大家于是全都自备上武器刀兵,背上干粮,有马的骑马,没有的步行,跟着巡逻营出发。

    一路上,又经过了一些屯庄、藩部,于是沿途都有子弟、屯民、城傍蕃子加入,等他们到达大石驿的时候,原本只是四百五十骑的巡逻营队伍,这时居然有了三千之数。

    “属下第三队队正萧劲迎接许指挥使!”

    萧劲看到许和尚昨天半夜接到信,今天中午就带着三千人马到来,十分惊讶。

    “萧劲,你说那龟兹王子就在顿多城,情报准确吗?”

    “属下确定。”

    许和尚要的就是这句话。

    “好,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废话可说了,带上你的人为前锋开路,我们就杀到顿多堡去,生擒那龟兹王子,回来问罪。”

    “指挥使,咱们这般大张旗鼓,只怕沿途龟兹城池会阻拦!”萧劲提醒。

    “无妨,本指挥使就跟他们说,本指挥使要带大家去天山狩猎,没看到这么多百姓相随吗,正是去打猎游玩。”

    萧劲愣了下,然后点头。

    他回到队伍里,张士贵听他说明,也不由的惊叹,这位许指挥使还真是厉害,“我也来过几趟西域,这顿多城我知道,在勃达岭的北面,那里扼守山口,顿多城虽不大,可十分险要,并不好攻啊。”

    “尤其,你们就这样直接在龟兹国里用兵,去攻打龟兹国的城池,抓龟兹国的王子,就不怕龟兹国的那五六万大军?难道不需要向上请示汇报,等候上面的处置吗?也许可以由程都督发文龟兹王呢?”

    “费那个劲做什么,下面的事情,就下面解决,什么事都捅到上面去,那我们这些人是吃干饭的吗?”萧劲不仅没有半点担忧,相反,他跟他的队员们都是一副兴奋的样子。

    这是又来一个大活,真正的大活啊。

    相比去打顿多城抓龟兹王子,他们昨天灭那三百沙陀突厥算什么,不值一提啊。

    张士贵愣了愣,“带上我吧。”

    那边商队里,大家听闻说许指挥使要带兵去打顿多城,抓那沙陀突厥背后的主使者龟兹王子,也不由的兴奋。

    许秀才甚至忍不住跟父亲道,“阿爷,我也想去。”

    结果老爷子不但没阻挡,反而拔出自己的横刀擦拭起来,“一起去。”

    商队首领李管事也道,“大家同去,干他娘的!”

    众商人纷纷道,“同去,干他娘的!”

    一个个嗷嗷叫,如狼似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