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0551章 三国,三国

作者:甲青更新时间:
    后世喜欢以强汉、盛唐来称赞汉唐两朝。

    汉朝战胜游牧民族的原因有很多,除了国力,武器,组织等原因,军队里装备了大量的马匹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到了唐朝,在大量装备马匹的基础上,又加上了一种大杀器,这就是陌刀。

    陌刀在史料上有大量的记载,但后世并没有实物出土。

    因为唐朝对陌刀这种国之重器有着极为严格的法律规定,不允许私藏,不允许陪葬。

    所以后世学者只能是结合各种史料,尝试对陌刀进行还原。

    虽然各方还原的样子细节可能有所不同,但大体形状是一样的。

    那就是刀身是斩马刀的改进版,下边再加上一个长柄。

    汉朝的斩马刀能斩马头,如果加上长柄,运用腰力带动臂力挥刀,再加上长刀的杠杆原理,把敌人劈得“人马俱碎”,不算难事。

    关键就在于刀的质量。

    刀越长,对弹性的要求也就越大。

    不然就会轻易折断。

    在有足够弹性的同时,还需要有足够的硬度,不然就斩不断敌人,达不到对付骑兵的要求。

    这就是为什么汉中冶生产了一年,都没产出一百把宝刀的原因。

    光是上半部分刀身,那就比斩马刀的要求还要高得多。

    它需要经过熟练匠人对精铁不断地折叠,锤炼,把里头的杂质尽量地排除出来,而且刀刃和刀背的锤炼次数还不能一样,刀刃要有硬度,刀背要有弹性,所以这个工艺很复杂。

    冯永之所以这么迫切地复原水排,想把它和风箱结合到一起,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因为只有进一步提高温度,得到大量的液态铁,才能减少锻造的工作量。

    可惜的是诸葛瞻这小子的出生,中断了国家顶级工程师黄月英的研究进程,别说是水排和风箱结合了,就是水排都不知要拖延到什么时候……

    所以冯永想要抽诸葛瞻的说法,也不全是开玩笑。

    就在冯永转身准备离开点将台的时候,只听得底下一阵轻微的骚动。

    “嗯?怎么回事?”

    冯永有些皱眉。

    战阵里没有命令的情况下,若是随意乱动,那真到了战场上时,就是害人害己,这是冯永最为忌讳的。

    张嶷脸色有些难看,南乡士卒乃是精兵,冯永交到他手上时,那可是令行禁止。

    若是在他手里,变成了不守军纪,那岂不是证明了他的失职?

    “队列里无令不得随意喧哗,怎么回事?”

    张嶷走到最前面,喝骂了一声。

    很快有人跑上前来,“禀都尉,有一把宝刀断了!”

    “拿过来看看。”

    张嶷吃了一惊,连忙说道。

    折断了的宝刀很快被送到两人的面前。

    冯永仔细地看了看断处,发现正是从刀刃和刀柄的结合部断开的。

    再翻转了一下,看到刀柄有一处写着:紫电六十二,汉中冶蒋斌监,周二造。

    这是汉中冶打造的第六十二柄紫电宝刀,蒋斌负责鉴制,工匠周二负责打造,同时也是第一把折断的宝刀。

    冯永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汉中冶的建立,最初是为了给皇室管理汉中的十万亩皇庄,同时还担负着为汉中各家田庄打造八牛犁曲辕犁的职责。

    到后来,因为冯永手头的人手不够,再加上他又是汉中冶的监丞,皇庄又是牧草的主要供应者,皇后又有和牧场的份额,所以汉中冶兼管汉中牧场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再后来,因为南乡越发重要,冯永成立了南乡护工队,于是某人就以权谋私,披着皇家的皮,又悄悄地加了一个打造兵器的功能。

    当然,给大汉丞相送了不少好处那是必须的。

    汉中作为北伐前沿,必须要有一个武库,汉中冶打造兵器,也算是为北伐做准备,所以大汉丞相收了好处,答应得倒也是爽快。

    冯永又仗着皇家的势,所以才能想法子调来一批工匠。

    汉中冶后面把精铁初步产量化,也算是没辜负他的期望。

    这年头,生产的流水线化是不可能的,因为打造一把上好的刀剑,都必须由工匠亲手一点一点打造出来。

    但冯永还是对汉中冶做了一定的改进。

    比如说提高了工匠的待遇,实施了责任制,实行奖罚制度,同时还对工序有一定的规定。

    特别是紫电宝刀这种重器,每一把刀的完成,都要有人亲自负责检验,认定合格了才能送过来,同时还要刻上监制部门、监制人、打造人的名字。

    这么严格的工序和要求,而且自己也只拿到了七十把,竟然还有一把质量不合格,这怎么不让冯永脸色阴沉。

    “一把宝刀能抵一个丁口三年的口粮,”冯永沉沉地说道,“汉中冶就给了我这么一个东西?好!好得很!”

    冯永说到这里,气极反笑,“我才卸了汉中冶的监丞之位不到一年时间,汉中冶就变成这样了?这霍弋是怎么管汉中冶的?”

    “张都尉,今日你就写一份公文交到太守府,到时我要亲自向少府责问汉中冶失职之事。”

    冯永咬着牙说道。

    时间越发地紧迫了,你们在这个时候给老子掉链子,收拾不死你们我就不姓冯!

    张嶷身子猛然一震,有些意外地看向冯永,“诺!”

    冯郎君这是动了真火啊!

    以君侯之尊,边郡长史之位,再加上冯郎君在大汉的地位,还有传说中冯郎君与皇室的关系,这一份公文送到少府,汉中冶只怕就要翻个底朝天。

    时间很快就进入了建兴五年一月。

    北方的曹魏这一年正式改元,是为太和元年,同时大赦天下,对百官进行封赏。

    征东大将军曹休升为大司马,成为曹魏军队的最高统帅,督扬州如故,治所寿春,同时因为荆州刺史夏侯尚去世,令张郃驻扎荆州,与曹休一同防备东吴。

    中军大将军曹真迁大将军,统领洛阳各部兵马。

    镇军大将军陈群升任司空。

    抚军大将军司马懿因为在曹睿登基之初,就分析了天下局势,同时对魏帝提出了蜀无力来犯,只须防吴的看法,后果真应验。

    同时在吴来犯时,又对魏帝分析了江夏、襄阳局势,得出江夏无忧,注意襄阳的结论,让曹睿在朝堂上的一番发言,树立了威信。

    司马懿预料到东吴会进犯襄阳,秘密赶到荆州,后果真大破诸葛谨,立下赫赫之功。

    这一系列事情下来,表现出了出众的谋略,以及出色的领军之能,令曹睿对司马懿大是看重,升其为骠骑大将军,赐开府治事的权利。

    也就是说,司马懿终于有了自己的办事机构和统归自己指挥的军队,可以名正言顺地培植自己的力量。

    司马懿再一次主动提出,为了更好地护卫洛阳都城,请求外出,驻兵宛城,这样可以同时更好地接应荆州与关中。

    曹睿因为皇位的巩固,这一次终于答应了司马懿的请求。

    同时令宛城修建骠骑大将军府,只待修建完毕,司马懿便可正式驻扎宛城。

    司马懿的升迁,标志着世家大族进一步巩固了在曹魏的政治权利。

    消息很快传上到东吴,得知荆州主帅变成了张郃,荆州都督陆逊神色凝重。

    他对骠骑将军诸葛谨说道,“张郃为曹贼五子良将之一,多有机变,对地形极有计较,又素有勇力,乃是智勇双全之辈。如今他守荆州,以襄阳之险,日后我等伐魏,只怕要徒添不少困难。”

    诸葛谨有些不解,“都督对其赞誉是否太过?当年刘曹汉中大战,张郃先被张飞所破,后不得不弃马攀山而逃,后又被刘备所败,不得不退出汉中。”

    “夷陵一战,刘备举全国之力,却几为都督所擒。都督连刘备都不怕,何用怕那张郃?“

    陆逊摇头,“非也。夷陵一战,能得大胜,有刘备怒而兴师的原因,我亦有几份运气。刘备有识人之明,当年夏侯渊被黄忠所杀,刘备犹不满意。”

    “直说要杀就杀张郃,杀夏侯渊有何用?可见其对张郃的忌惮之意。如今张郃镇守荆州,对我江东来说乃是大敌,以后得小心其人才行。”

    听了这话,诸葛谨亦有些皱眉,“扬州有曹休,荆州有张郃,这曹贼,对江东防范倒是森严。”

    陆逊点点头,看了看西北方,又看了看西边,神色若有所思。

    ”诸葛将军,新城的孟达,可有消息传过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