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七章 涮口

作者:韩祯祯更新时间:
    瑾柔的眼泪滚落下来,幽幽地腑下头看着面前这桌情意浓浓的菜肴……

    细雨继续纷飞,证明这个故事还是要继续上演……

    瑾柔离开酒店,看着黑夜中的雨水,透着一股深浓的寒气,她呼着白气,抬起头看着整个天空的幽黑,反而因为幽黑,而看到好清晰的雨水……想起刚才那碗长寿面,再想起离开前,丹尼尔对自己说的那句:生命可贵,我希望每年的生日,你都能吃到长寿面,这是夏雪的愿望,也是你在天国母亲的愿望……他的意思已很明白,时间不多,请自己考虑清楚……

    瑾柔咬紧下唇,撑起了伞,走进纷飞的雨里,踏着湿润的雨路,高跟鞋在幽黑的雨路中,蹭蹭作响,她一路往前走,一路想着丹尼尔的那句:我不相信你的身体里没有天使……她的眼泪继续滚落,突然伸着冰冷的手指,掏出手机,拨通了夏雪的电话……

    车厢内好安静,曦文已经睡过去了,夏雪打开手机,看着屏光中瑾柔的号码,她犹豫了一会儿,便还是接了,接通电话后,她柔声地说:“生日快乐……瑾柔……”

    瑾柔站停在雨路中,迎面一辆法拉利闪过自己的身边,泼过来一阵脏水,刹过她的凝白的脸庞,可她的双眸却闪闪发光地握着手机……

    “你找我有事吗?”夏雪突然问。

    瑾柔握着电话,听着那凄沥沥的雨水,幽幽地说:“那藏在樱花树下的盒子,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去看看……”

    夏雪奇怪地握着电话,冷笑地说:“你还记得……我差不多忘了……”

    瑾柔指尖冷颤地握着电话,眼泪滚落下来,却依然脸色平静,如同往常般地说:“有时间去看看吧……那盒子里有我身体里的天使……去看看吧……”

    “你说什么啊?”夏雪不解地问。

    &nbs,卓……”

    “砰!――”

    瑾柔一愣,双眸泛着可怕而热烈的光芒,她那苍白的纤纤玉手,开始剧烈地颤抖,想握紧那手机,最后却摔进了水里……话机里传来夏雪的声音说:“喂――喂――瑾柔―――瑾柔!”

    瑾柔一个跄踉,手里那深红的雨伞跌落了下来,她混身湿沥地站在地上,幽幽地低下头,看着水里的手机,依然传来夏雪的声音,她的眼泪滚落下来,咬牙忍受后背火辣辣的痛,跪下来想伸手拿起手机……砰!――再一声枪响,从她的背后穿插而过,她的脸痛苦一皱,激烈地吐了一口血,最终眼泪滚落下来,手里抓紧那手机,躺在了冰冷的雨地里……

    细雨继续纷飞,纷纷降落……那个也曾经在樱花树下,美丽的女孩,最终因为可怕的欲望,躺倒在冰冷而幽黑的雨地里,陪伴着她的只有那生命最原始的那点红颜色的雨伞……

    夏雪握着手机,突如其来一阵莫名的伤感……

    “怎么了?”韩文昊奇怪地握着方向盘,看了一眼身边的夏雪问:“出什么事了?”

    夏雪幽幽地摇头说:“不知道瑾柔找我有什么事……今天她生日……”

    韩文昊边开着车,不认同她说:“你还是少管她的事”

    夏雪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看着窗外的雨水飞洒,双眸掠过一点泪光,心里莫名地伤感……

    车子在夜雨中穿行,先是绕过了某小河的艺术长廓,在点点红灯笼中,一直往前驶去……

    夏雪好奇地看向窗外的风景,看着前方有三道拱桥,拱桥上幽蓝灯光,映蓝了三座可爱的小桥和桥上正展翅的白天鹅,左右俩旁柳树安静地垂立在一旁,温馨得让人的心不禁舒缓起来……

    夏雪看着前方的古建筑就在眼前,红墙蓝顶的建筑物,高五米的落地复古玻璃窗,映着内里奢华而温馨的灯光,甚至可以看到内里诺大的红木沙发上摆放着黄金舒缓坐垫,她的眼神刹时一亮,本来想着韩致忠人个性极硬,那家庭应该很威严而冷森才是,没想到这个家这般古色古香,受张敬忠影响,她也觉得,中式的家俱都透着一种森冷的美感,不如欧式风格来得集中与令人温暖,可今夜这般凄冷的晚上,看着这个充满橘子色灯光的古建筑大宅,竟陌名的给人一种家的感觉……

    韩文昊开着车经过了最正中的拱桥,再往前花园驶去,看着家就在跟前,他突然边开车,边伸出手轻握着夏雪的小手,轻拿捏着她的无名指……

    夏雪一愣,转过头看向他。

    韩文昊不作声,只是侧脸看过去,双眸闪烁着一点强压而沉静的光芒,或许他是担心的,夏雪看着他,突然一笑地说:“你放心啦!我没事,什么事没有经历过呢?不用担心我……”

    韩文昊的脚上浮起一点笑容。

    车子在迷雾小雨中停在了韩家大院的喷泉前,一颗巨大的水晶石在喷泉中不停地滚动着,流泄出美妙的水花……

    夏雪的脸上不禁轻扬起笑意说:“我好喜欢这里啊……”

    韩文昊的眉头轻皱,握着方向盘有点不敢相信地转过头看着她,笑说:“你喜欢这里?”

    “你不觉得这里很漂亮吗?有点家的感觉……”夏雪微笑地说。

    韩文昊看着夏雪,双眸突然流露一点柔情。

    “曦文……起来了,我们到爷爷奶奶家啦……”夏雪转过头看着正躺在车后座的女儿,曦文咕哝了一会儿,吸了吸小鼻子,估计是有点感冒了,便咳嗽了一下,才惺松地翻起身子,睁开朦胧双眼,突然就看到了外面的那颗巨大闪着蓝光的水晶体喷泉,然后还看到了只有电视上才有的像皇宫一样的古建筑,真的是红墙蓝顶,甚至顶端微翘的地方,还有几只神鸟的雕像……

    “哗!!这是爷爷奶奶家?好漂亮啊!和我们法国的城堡一样漂亮!怪不得爸爸和我说过,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好漂亮啊,我好喜欢啊!”曦文双手扑在玻璃窗上,瞪着神奇的大眼睛,看着窗外的古建筑,大叫起来。

    韩文昊突然一笑,心情突然大悦,然后熄火才说:“下车吧,爷爷奶奶还在等着……等会儿,你不许没有礼貌,知道吗?”

    曦文完全听不到爸爸妈说什么,她只是再神奇地看着窗外的景色,她还看到屋子左面居然就是一个如镜子的小湖畔,湖畔的正中央还有一个漂亮的小岛,岛上居然还有几只白天鹅,整个小湖畔,全环绕柳树,她真是神奇得目瞪口呆……韩文昊与夏雪才刚下车,就已经看到李婶领着身穿白衬衣,黑色紧身短裤的佣人们一起推开正院的株红缕金大门,清一色的清秀美丽,微笑地走出来,排成俩排,和李嫂一起弯腰下礼,对着韩文昊与夏雪,还有曦文一起说:“欢迎夏小姐,孙小姐回家……”

    曦文才刚走下车,就已经看到佣人们赶紧撑着伞,走过来说:“总算盼回来了,老爷和夫人正在里屋等着”

    李婶甚至亲自撑着伞,来到夏雪与曦文的面前,再尊敬地说:“夏小姐,孙小姐,您好,我是管家李婶,都一直在等着你们,欢迎欢迎,请进……”

    夏雪立即心里一暖,便牵着曦文在韩文昊的陪同下,经过了青翠的草地,然后走上阶梯,再走进客厅,立即奢华得如同宫殿的客厅,带着一阵阵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缕花红木架子上摆放着各朝古董,左右是九鼎坛香炉,炉顶正升腾着袅袅香烟,雕刻着的栩栩如生仙鹤衔仙桃停在客厅与待客厅的巨形缕花拱门左侧,右侧是神鸟衔同心结,餐厅仿佛隐藏在待客厅那头,由高五米的八彩珠帘轻隔开来,无数佣人正在里面忙忙碌碌着,而客厅这头,也有无数清丽佣人,正捧着托盘来来回回地穿窜着,看到韩文昊,夏雪与曦文,她们纷纷微笑地一致下礼尊敬地叫:“大少爷,夏小姐,孙小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