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一七五章 两个大佬的对话

作者:肉都督更新时间:
    周一的时候,张重一大早就将《许三观卖血记》整本都发在了激荡文学网上。

    因为已经提前跟激荡文学那边通知过,所以编辑段桥早就等候在电脑前面,等到书一发上来他就迅速通过了审核。

    “又是十好几万字的长篇。”段桥看了一眼字数,感觉自己的三观在不断地被冲击着。

    他见过高产的作家,但是像张重这样既高产又能保持质量的作家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就拿大仲马说,这家伙创作过三四百部作品,字数高达几千万,不过有人说他有枪手,很多作品不是他写的,他只不过署个名而已。

    事情的真相已经掩盖在历史洪流当中,现在谁也不知道大仲马到底有没有请枪手。

    但是大仲马确实开创了“工厂小说”的先河,他至少有几十位小说助理,这些助理为他提供素材,构思故事,他只需要刻画人物,描述情节就行了。

    而且大仲马后期的作品灌水很严重,这是因为那个时候他的收入是跟字数息息相关的,写得多,自然赚得多。

    而张重呢?

    从他发布第一部作品《解忧杂货店》到现在,也就七八个月的时间,段桥粗略算了一下,他的作品总字数已经有八九十万字了,而且本本都是经典之作。

    难道他也有一个小说工厂?

    可是感觉又不像,虽然张重的书大部分商业性很高,但是他本人却不热衷商业化,到现在为止,大家都还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试想,一个拥有小说工厂的商业作家,不可能不知道营销自己。而到现为止,张重除了拿作品说话之外,他本身就很少说话。

    想了一会儿,段桥将这些奇奇怪怪的念头从脑海中驱赶出去,转而认真看起小说来。

    许三观卖血记,光听名字根本看不出来什么。

    他也算是个“老”编辑了,自然不会想着从一个书名就能看出来一本书讲什么故事。

    段桥点开正文,才看了几段就皱起了眉毛,他又回到了作品的首页,看了看作者栏的名字,确定自己没有误点进别的作品里面。

    “这……是张重写的么?”

    读了这么多本张重的小说,段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几乎没有背景、场景、人物内心描写的段落,他看到现在大部分都是对话。

    而且经他仔细观察,这里面短句很多,长句很少。

    在张重的其他小说里面,比如《十个印第安小男孩》和《东方快车谋杀案》这些书总会有大量的长句,语言风格也有些舞台化。

    但是这本不同,语言风格极其口语化,虽然只看了一个开头,段桥已经基本确定这不是一本侦探小说。

    不过他能看到的也就只有这些而已。

    继续看下去,随后他就看到许三观跟着村里的村民去卖了一次血,赚了三十五块钱。

    关于卖血的经过,书中描写得非常荒诞,他们为了能多卖一些血,会喝很多水,几乎就要把膀胱撑炸。

    跟村里的卖血老手们相比,许三观还有些生涩,他在饭店学着其他人的模样点了猪肝和黄酒那一幕让段桥印象很深。

    卖血本来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但是看到许三观卖血却又让人忍不住发笑。

    再然后,许三观用三十五块钱娶了个“油条西施”许玉兰。

    这一段似乎比之前卖血更加荒诞,没有风花雪月,没有感情基础,甚至什么都没有,许三观这么直接的要求,许玉兰就同意了,而且当时许玉兰还有个相好叫何小勇。

    书里面的人,似乎都有些超现实。

    但是这种超现实的感觉,在之后的情节中却又荡然无存。

    其实也不是荡然无存,而是即便出现了现实中不会出现的事情,段桥竟也不会感觉超现实了,反而感觉非常现实,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想不明白。

    ……

    段桥看着这本书的时候已经到是晌午了,同事喊他去吃饭,他还坐在电脑前面发呆。

    虽然书中大量重复的文字,让他一开始阅读的时候有些疑惑,但是再后来,他就感觉这些重复的文字是不可或缺的,而且跟这本书的主题——许三观卖血恰恰相切合,因为整本书也就是在不断地重复着许三观卖血的经历。

    在书的前面,还不是完全的重复,因为许三观每次卖血都是有着不同的原因,倒是到最后,许三观辗转各个医院像是打仗一样抢着卖血的场景就变成了彻头彻尾的重复。

    而这每一次重复,都像是一把锤子狠狠地敲击在断桥的心里。

    ……

    “五年级植物人令我惊喜,且又意外。”

    在《许三观卖血记》上传十个小时之后,南方文学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

    文章的作者叫王忆,巧的是,这位王忆也是伤痕文学代表人物之一。

    他在文章里面对张重的新书大加赞誉:五年级植物人的这篇小说,展开了“伤痕文学”的另外一面,从政治反思拓延到了个人的精神砥砺。他塑造了一个英雄,但是这个英雄不是神,而是世人。却又不是通常的世人,而是违反那么一点人之常情的世人。许三观这个英雄的事迹都是些琐事,吃面,喊魂,上不了神圣殿堂,造福不了全人类,但他就是个英雄,因为因为英雄问善不为利己……

    在王忆的文章里,他将张重的这本《许三观卖血记》归到了“伤痕文学”当中,虽然这本书里面所展示的“伤痕”跟传统的“伤痕文学”不太一样,但是他认为这是“伤痕文学”的再探究,并没有脱离“伤痕文学”的范畴。

    不过他说这话,就有人不同意了。

    在南方文学报刊载了这篇文章没多久,庄语的微语上就更新了一条新的动态。

    他说:如果说故事中带有某一段特定历史,展示了某种苦难,就算是“伤痕文学”的话,那“伤痕文学”这个词也未必太过廉价。我倒认为这本《许三观卖血记》走出了一条新的路子,有些先锋文学的影子,但是却没有多少先锋姿态。虽然书中表现的社会历史背景在以往的“伤痕文学”和“反思文学”中反复出现,但是它绝不像新时期现实主义文学那样表现出强烈的政治色彩,我所看到的是一个与现实空间完全……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